首页>谈经论道>推动素质教育,培养后疫情时代高质量驾驶员

推动素质教育,培养后疫情时代高质量驾驶员

  8月26日,一场道路运输行业的头脑风暴在深圳坪山燕子湖国际会展中心刮起。道路运输后疫情时代发展高峰论坛在中国道路运输协会2022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同期举办,来自道路客运与站场、货运物流、城市客运、驾驶培训、车辆制造和充电网等领域龙头企业的负责人,围坐畅谈行业生存与发展,交流企业经验、分析行业现状,提出发展建议。以下为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东方时尚驾驶学校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闫文辉的发言(有删节)。

  
  7月28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印发了《“十四五”全国道路交通安全规划》,提出要着力提升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作为道路运输行业服务经济社会的窗口行业,我们驾培行业肩负着向社会输送道路运输驾驶员和普通驾驶人的社会职能。一名驾驶人形成正确的道路交通安全文明价值观的过程是延续的,是环环相扣的,如果其中某个环节失位,将对后续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推动素质教育,培养后疫情时代高质量驾驶员

  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机动车驾驶人已达4.92亿人,即将突破5亿大关,其中有近4000万是营业性驾驶员,占全国机动车驾驶人数的8%。这些营业性驾驶员的安全意识、技术水平、业务能力都要比普通机动车驾驶人的要求高很多。

  道路交通安全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经济社会发展。日前,上海市公布了2022年上半年度重点运输行业交通事故、交通违法情况,其中涵盖了客运、货运、危化品运输等多个重点运输领域。可以看出,当前上海市重点运输行业车辆保有量近20万辆,仅在半年时间内就发生8267起交通事故数,平均百车事故率在4%左右,也就是说上半年,平均25辆车中,就有一辆车发生过交通事故。而且,平均万车死亡率在2.82%,有些重点领域万车死亡率会在5%以上。这仅仅是行业从业者的数据,若是加上乘客及事故周边辐射到的交通参与者,事故危害数据将更加触目惊心。

  汽车社会滚滚而来,我们用了短短十几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半个多世纪的汽车增长进程。但是与快速发展的公路里程和机动车保有量等“硬实力”相比,汽车文明“软文化”的积淀和养成尚不匹配,交通参与者特别是驾驶人的交通违法行为和交通陋习较为普遍。

  每年发生的交通违法数以亿计,未按规定让行、超速、超载、超员、疲劳驾驶、酒后驾驶和闯红灯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依然大量存在。根据事故统计,造成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中,90%以上是因驾驶人的交通违法行为所导致的。实践证明,只有抓好了“人”这个源头,道路交通安全基础才能更加牢固。机动车驾驶培训机构是培养安全文明驾驶人的大熔炉和主阵地,是决定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的第一道关口,安全驾驶就要从这里开始。

推动素质教育,培养后疫情时代高质量驾驶员

  道路交通安全是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基础之一,可以总结为两个三角对立的关系。底边是支撑道路交通安全的一系列活动,即人、车、路、环境、管理等,底边越长,上半部分的汽车社会更加和谐,可实现的社会活动越多,经济发展更活跃。而能够更好地实现前提是中间点越低越好,这样上半部分投射和释放出来的潜力就越大,这个中间点代表的就是违法率、事故率、死亡率。机动车驾驶培训行业是筑成底边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系统地培养新驾驶人的最好场所,从驾驶培训的社会本职出发,每培养一名合法合格的驾驶人都将为降低我国违法、事故和死亡率做出贡献,为汽车文明的形成筑牢基础。

  相较于其他道路运输行业,客货运输面临着更多问题亟待解决。

  第一,营业性客货运驾驶员严重短缺。原因有二:一是从业时间晚。当前营业性道路运输驾驶员的从业资格在28岁,加上培养时间要到28至30岁才能从事营业性道路运输。此时,大多数毕业生已经就业,且有明确的职业规划,从事营业性驾驶员的人数大大减少。二是大型客货车驾驶员培训补贴退坡。近两年,国家大力推进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保姆、糕点师等职业培训享受免费补贴,而营业性道路运输驾驶员职业培训支持力度却逐渐降低。据了解,职业技术院校开展的大车驾驶员专业培训人均亏损2万元以上,部分技术学校只好降低招生人数来维持运营。

  第二,道路交通事故损失巨大。尤其是客运、货运车辆,由于人数多和载重大的特点,一旦出现事故,事故损失将特别巨大。例如:2021年1月26日,江西赣州一辆核载7人,实载14人的客车,行至寻乌县境内,与同向轻型自卸货车追尾相撞,造成客车上7人死亡、7人受伤。2021年11月15日22时许,安徽省马鞍山市一交叉路口发生小型普通客车与重型自卸货车相撞的事故,造成8死8伤。

  作为道路交通安全的第一道防线,机动车驾驶培训行业机遇与挑战并存,为了更好地服务于道路运输大方向,落实好发展与安全的大格局,机动车驾驶培训行业在营业性驾驶员培训中将围绕以下四个方面持续发力:

  一是,着力落实驾培管理要求。全面贯彻落实道交法、道条、部令以及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以培养安全文明驾驶员为核心,不断夯实道路交通安全发展基础,着力建设道路交通安全文化体系。

  二是,提高教学质量,规范营业性驾驶员培养。一方面推进职业驾驶员素质教育工程,组织专家力量不断完善《机动车驾驶培训教学与考试大纲》,优化教学内容及方案。同时,除了保证基本的职业操作技能教学,还要针对客运、货运等道路运输重点领域的实际情况,在精神建设上对营业性驾驶员的安全文明素质提出更高标准,努力培养具备正确安全驾驶价值观的合格驾驶员。

  另一方面,要逐步将科技手段运用到营业性驾驶员的培训及教学过程中,包括开发大中型客货车网络远程理论教学课程、人工智能教练车、大型车辆虚拟现实模拟器等,在提高教学效率的同时实现无接触式教学,满足道路运输后疫情时代发展需要。

  三是,争取政策扶持,缓解营业性驾驶员短缺。组织专家力量编写内参,围绕营运性驾驶员职业特点和社会需求向交通和公安部门提出政策建议,争取政策倾斜,合理、适当地激活社会力量提高营业性驾驶员培训能力,加大供给力度,推动缓解营运性驾驶员“荒”的问题。

  四是,推动交通安全宣传教育常态化。依托中道协驾培分会的全国道路交通安全宣讲团,组织金牌讲师面向重点运输企业负责人、职业驾驶员等专业人员开展常态化的交通安全公益宣讲活动,满足重点道路运输从业人员的安全教育需求。

  俗话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驾培行业作为向行业输送驾驶员的第一道关,定将以夯实道路交通安全“地基”为第一要务,为道路运输行业的安全、稳定、高质量发展作出贡献。

哦美av在线不卡